rosielala

our golden age 片段翻译(stucky)

我怨念最深的坑文~现在有最美最可爱的姑娘帮忙翻译关键片段~这个月最好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!啊啊啊啊啊啊~

盛夏陌如故:

原文地址: 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580042/chapters/3355589?view_adult=true


这篇文大致内容就是巴基是王子,但之前一直流落在民间,跟史蒂夫是好朋友,从小就相爱但都没表白。后来巴基回到王室,为了保护史蒂夫,继续假装对史蒂夫没有爱情,两人双向暗恋十分酸爽。到后来巴基终于写信表白了,荡气回肠的时刻啊!没想到没来得及相聚就发生巴基被绑架的事。后来大盾救回巴基,巴基失忆,慢慢恢复。写得挺好的正剧大长篇。


翻译了两个我印象深的片段,一个片段是史蒂夫正在参加军事训练,然后得知巴基被绑架,另一个是史蒂夫观看巴基被折磨的视频。翻这个是因为有个朋友一直纠结这个文的翻译坑了,不过瘾。我就翻两个后面的情节,给她解解馋,顺便也发上来有感兴趣的同学也可以看。


之前坑了的翻译在这里可以看到。http://thesongsofdistantearth.lofter.com/post/1ba709_182a223(页面有随缘的地址,不过我这里现在打不开随缘。)




片段一:得知绑架 


下周一中午,史蒂夫像往常一样在神盾局咖啡厅用午餐。他正在三明治和沙拉之间犹豫,忽然听到身旁有人说话:“昨天被击落的那架直升机,我听说巴恩斯王子也在上面呢。”


史蒂夫猛地转过头,看向离他最近的桌子。一男一女正对坐吃饭,说话的是那名男子。他的女伴一边挑着披萨上的蘑菇,一边问道:“这算不算机密信息啊?”


 “不好意思,”史蒂夫一边走出排队的队伍一边说道,他顾不上这样贸然插话是不是失礼,“你说被击落的直升机?”


女士看向他,露出恼怒的神情。“这是机密!” 她重申。可史蒂夫已经快要走出咖啡厅的大门了。


_____________________


弗瑞办公室的门开着,佩吉站在他办公桌对面。史蒂夫听不清她说什么,但从她胸口的起伏来看他们明显是在争论。


“不一定是俄国人。”史蒂夫听到佩吉说,“我只是建议我们分析那个地方最近半年的九头蛇活动轨迹。我不需要整个团队,给我Mackenzie和Roland就好。”


“我们谁也抽不出,你知道的,” 弗瑞说,“再说你的算法…”


史蒂夫敲了敲开着的门。“早知道应该关门的,”弗瑞看清楚来人之后嘟囔了一句,“罗杰斯,进来,关门。”


“史蒂夫,”佩吉说道,一边直起身来,转头面向他。就那么一个词,可她说话的方式,她的表情已经----


“让我来带领救援队,”史蒂夫听到自己说,“哪怕只是去找回尸体。”


“不行,”弗瑞说,“你没有经验,而且你有太多私人情感参杂其中。”


“我认为跟其他人比,罗杰斯特工是最应该---”


“卡特特工,你出格了,”弗瑞说道,“你提出的人员要求我已经明确拒绝。你六小时后再来找我。罗杰斯特工,你现在马上回到你的工作单元。你们俩都可以走了。”


_____________________


“他死了吗?”史蒂夫问佩吉。走廊上就他们俩。


“飞机残骸被发现了,但是没有发现尸体,”佩吉说道,她双眼眨动着,嘴唇抿紧,“史蒂夫,我真抱歉。”


“没有发现尸体。”史蒂夫重复着。他觉得自己仿佛在身体之外旁观着这一切的发生。


“听着,”佩吉说道,她朝史蒂夫走进一步,“如果你真的想,我可以把你送到那边去。可我必须确信我不是送你去死,否则我没法原谅自己。”


史蒂夫长长吸了口气。他闭上眼睛,试着使自己的头脑冷静下来。巴基可能还活着。那这个地球上就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史蒂夫。其他的一切都可以先放在一边。


他努力使自己听起来胜券在握:“我不会有事的。但我必须找到他。”


 


 


片段二:观看录像(虐虐虐非常虐,慎入!!!) 


山姆继续说道:“不过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要倾诉,我非常乐意倾听。我无法想象你现在的心情,可是如果你愿意,你可以让我分担。”


我不想倾诉,史蒂夫心想。事实上他最怕的就是谈及这件事,因为那意味着他将不得不清楚地说出那些话,不得不仔细去思考那件事。而思考的越多,他就越觉得巴基可能已经…时间过去一个月了,一点线索也没有,很可能巴基已经…史蒂夫无法让这个念头成型,无法亲口说出这个念头。所以他只是说道:“谢谢你,山姆。”


_____________________ 


原来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某种美丽的冥冥之力,让史蒂夫和巴基永远在一起。不管他多么爱巴基,他们的灵魂也没有被栓在一起。不管两个人生有着如何交缠的过去,也不会有神力真的撕裂血肉,启示另一半的逝去。上一秒还是活生生的人,下一秒就是难以承受的死亡的寂静。


那临终呼出的最后一口气,那么的轻,史蒂夫无法听到。


谁曾想到他们之间会是这样的结局?


_____________________ 


早晨的时候,史蒂夫刚刚睡了两个小时醒来,就看见朗姆洛拿着电脑走进来。“我们今天早上有了一些发现。”


咖啡机刚刚停止工作。史蒂夫给他和山姆各倒了一杯。朗姆洛把电脑放在电视旁,山姆也坐了过来。


“但这可不是….”朗姆洛看着史蒂夫,手指放在播放键上,“画面有点让人不适,罗杰斯,也许你还是不看为好。”


史蒂夫音调平静:“播放吧。” 


_____________________ 


视频没有声音。只有颗粒状的彩色画面,看起来像是低分辨率的网络摄像头拍的,时不时还停住一会儿,就好像网速不佳时的在线播放一般。尽管画面模糊,尽管画面时有停滞----


但史蒂夫绝不会看错。那是巴基的脸,双眼闭着,嘴微微张开。无论在哪里史蒂夫都不会认错那张脸,哪怕是在时隐时现的模糊像素中。


“他的手臂,”史蒂夫说道。整个视频播放的过程,他只说了这几个字。没有人回应。


视频往前跳。这次巴基醒着,对屏幕以外的人说着什么。屏幕上出现一只拿着注射器的手,给巴基的静脉里注射了什么东西。巴基的身体顿时软了下来。画面中出现另一台机器,看起来像某种头盔。他们把那东西戴在巴基头上。刚开始什么也没有发生,然后巴基的整个身体都开始抽搐。


视频往前跳。这次巴基仍然醒着,可他的双眼没有焦距。整整30秒视频上只有他的脸。他的眼睛没有目标的游移着。最后他的嘴唇动了一下,嘴角向上扬起----史蒂夫已经数不清他有多少次看到巴基吐出那个词。有时是从房间对面;有时是在餐桌上;有时候就在几英寸之外,当他们并排躺在床上,然后巴基转过头来叫他----现在巴基又一次吐出那个词,史蒂夫几乎不能承受。也许这就是心脏生生碎掉的感觉:他无法呼吸,胸腔里的重量快要将他逼压致死。巴基在唤他的名字,Steve。


视频往前跳。巴基被放在一个奇怪的机器上。模糊的画面中,史蒂夫很努力才看清机器的玻璃外层下巴基的双眼,睁大的双眼。


视频往前跳。这次画面中出现的是巴基的后脑。他的后脑被钻出了几个洞,以便进行某种内窥镜手术。边上的监视器上跳动着史蒂夫看不懂的数字和图形。角落里有个小屏幕,上面同步显示着内窥镜下巴基脑内的情形。史蒂夫觉得自己喉咙发紧得快要吐出来了。


视频往前跳。巴基坐在椅子上,望着前方某处,全身赤裸。有人把一簇火焰靠近他的大腿,他一点反应都没有。视频往前跳。屏幕上是放大了的红白交杂的烧伤痕迹。一只手拿着砂纸在烧伤处摩擦----那敏感的一度和二度烧伤区域。屏幕上的腿抽动着,却由于束缚而无法移开。这段视频原本一定是伴有音频的,因为镜头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聚焦在伤口上相当的长时间。视频再往前跳。烧伤处已经基本痊愈,只留下淡淡的疤痕。


视频向前。巴基的的左臂仍然缠着绷带,而他整个人吊在右臂和胸口的安全带上,只有脚尖着地。他头上安装着电极---后脑还缠着绷带。他全身都在滴着水,整个人松弛的吊在绳索下,一点一点绕圈晃动着。史蒂夫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后背的刀伤,其中一些正在快速的康复之中。有个人拿着电棒走进巴基,而巴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史蒂夫想转过头去,想抹掉这过去十五分钟的所有痕迹。可他不可能停下来。那人电击了巴基,三次。每次电击之间间隔大约一分半的时间。前两次,巴基还在挣扎惨叫,到第三次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反应。


视频往前跳。不锈钢的台面上放着一个运尸袋,旁边的稍小的台面上摆着乱七八糟的各种器具。视频到此结束。


史蒂夫努力呼吸着。他急速的喘息,可是无论胸口怎么起伏,他都无法把空气吸入肺部。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,发黑。


他往后退了一步,差点跌倒在地。山姆伸手去拉他,可是他勉强维持住了平衡,还奇迹般的迈动双腿,几步走到洗手间。关上门,他吐了一地。


真相竟然比永远不知道巴基的下落,还要糟。


他仿佛丧失了感知一切情绪的能力,因为这不可能是真实发生的。这怎么可能是真实发生的?他一个病弱小个子怎么可能一下子奇迹般的变成现在的样子?说不定他还在昏迷之中呢,说不定一切都只是个梦而已。巴基还在伊拉克,这一切都没发生过。所以他干嘛为没发生的事情而悲恸?


_____________________ 


他不知道自己背靠着门,在自己的呕吐物旁边坐了多久。他不知道山姆敲了几次门。他想去浴缸里蜷曲起身子,他想静静的睡去,再不醒过来。


隔着门传来低低的说话声。山姆在试着跟他说话,可他根本听不见山姆在说什么。一些词语,可能是一个问题。但那些都无法触碰到史蒂夫。也许他闭上双眼,就可以假装他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,一切都不再有意义。


_____________________ 


耳边传来娜塔莎的声音。她挤了进来,坐在他旁边。史蒂夫睁开眼,看到娜塔莎的鞋踩在他的呕吐物里。他应该告诉他,可他沉默着。


“嗨史蒂夫,”娜塔莎说道,她的手在史蒂夫肩上摩挲着,“我给你带了一点汤。这是我在伦敦最喜欢的一家餐厅做的。你会喜欢的。”


史蒂夫没有说话,也没有动。


“我觉得你该喝点汤,”娜塔莎继续说道,一边继续抚摸他的手臂,“就喝点汤而已,别的什么也不用干,不用跟任何人说话。这里只有你和我。你应该很饿了,只需要喝点汤就好。”


史蒂夫不回答。可是过了很久,娜塔莎还是待在原地。最终史蒂夫抬起身,慢慢站起来。娜塔莎一边看着他一边也站了起来。“是蔬菜汤。我现在很少吃红肉,那家店又没有鸡肉卖。这虽然比不上我在法国吃的什锦汤,不过味道依然是不错的。”


史蒂夫跟着娜塔莎走出洗手间,目光漠然地扫过眼前的东西。娜塔莎引着他在一张床前坐下。他抬头在黑色的电视机屏幕上看到自己的镜像,镜像里那张脸是如此的陌生。


“拿着,”娜塔莎把保温杯塞到他手里。“需要我去拿个勺子吗?或者你也可以直接喝。小心点,里面不止是液体,也有需要嚼的东西。”


史蒂夫抬起保温杯默默地喝了一小口。娜塔莎在他旁边坐下,肩膀跟他靠在一起。“是克林特带我去那家餐厅的。”她说道,“有一次我给佩吉说,她还笑我。好吧这不符合她的品味。她工作时可都是在自动售货机解决吃饭问题的。”


史蒂夫又喝了一口。尽管他已经不在乎,他的身体依然感到了饥饿。


“当然我也去自动售货机,可我至少会选择稍微健康些的燕麦卷,不像佩吉就直接吃薯片。你看她穿着上千美元的衣服,背专门设计的包,想不到她会吃薯片当一餐吧?”


史蒂夫开始呼吸,开始一口口的喝汤。“也许你想得到,我忘记你们认识很久了。”


他喝完最后一口,头向后仰着好把剩下几滴收入口中。娜塔莎从他手中接过杯子,放在一边。


“真抱歉佩吉来不了,”娜塔莎说道,“她真的想来的。”史蒂夫抬眼看着她,她朝他露出一个悲伤的笑容,抚摸着他的肩膀。史蒂夫什么也没说,但也许娜塔莎明白他的感受。


_____________________ 


夜幕降临后,史蒂夫醒了过来,他的怒火前所未有的汹涌,因为生平第一次他不再考虑后果,而他的决定则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。娜塔莎在另一张床上睡着---也许只是躺着,假装睡熟的样子。史蒂夫都不在乎。


他起身从战术外套内袋里拿出一次性手机,然后走到了阳台上。


“你看过视频了吗?”佩吉一接电话他就直接问道,“视频总得是从什么地方传过来的吧?”


华盛顿那边应该还是晚餐时间。佩吉说道:“史蒂夫,”她说话的语气---


“我需要知道你是否能追踪视频的源头,”史蒂夫冷静地说道。他打断佩吉的话,不让佩吉有机会劝阻他。
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评论

热度(26)

  1. rosielala盛夏陌如故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怨念最深的坑文~现在有最美最可爱的姑娘帮忙翻译关键片段~这个月最好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!啊啊啊啊啊啊...